【圣诞礼物】作者:方寸光   校园小说 
               圣诞礼物


字数:7384字

  小凯坐在在书桌前,手指拨着桌上的原子笔,两眼茫茫无神瞪视诸多作业,万般不甘心。

  对于住校外宿舍、学校不办圣诞舞会、自己没有女朋友、男性好友却都
  有的高中男生而言,圣诞节除了放假之外,简直没有认知意义。尤其对于受到最深沉压力的高三生而言,连放假的意义也不见得存在。

  大豆高中三年元班二十五号王凯弈,很遗憾地就是这等人。

  身为最后一年的联考制度考生,小凯的压力超乎寻常地大。本来想利用圣诞节的连假,大玩特玩,好好放松心情,谁知道老师精明,作业如山高,外加次周考试满档,圣诞夜恶梦从此展开。

  「可恶,超不爽……圣诞夜干我屁事……妈的!」

  小凯双眼充血,喃喃咒骂,恨不得将眼前的作业撕得粉碎。但是,即使这么做,圣诞节还是无聊的。

  ──童年的圣诞节,那么令人怀念……

  小凯这么想着。的确,小时候的圣诞夜,全家都聚在一起说说笑笑,小凯还会在床头挂袜子,满心欢喜地期待圣诞老人送礼物来。父母也很能满足他的梦想,半夜总会塞个小礼物进去。

  然而,过了拿圣诞礼物的年纪后,圣诞节就只是单纯的假日罢了。特别是一个人住在校外的宿舍,连聊天的同学也没有,寂寞的夜更加乏味。

  ──连一张卡片、一个礼物都没收到,多么烂的圣诞节……

  小凯毫无意义地叹了口气。去年的圣诞节,多多少少他也准备了两份礼物,一份给死党阿诚,不过放的是保险套,用来整他的。另一份礼物可是大不相同,是送给他心仪的女孩、月帆,礼物的用心挑选就不必说,盒里还附了一张亲手制作的小卡片,写满了他鼓起勇气(孤注一掷)的爱情告白。

  不过,在把礼物放进两人抽屉的第二天,月帆看他的表情很冷淡,没有多说一句话。这对小凯造成相当大的打击,要知道初次告白的男孩,心灵都比玻璃还脆弱!

  一段时日后,月帆虽然不再对他冷眼相待,但是一直有意无意地避开他,这让小凯情绪跌到了谷底,埋到了地下,万劫不得翻身,初恋就此破灭。

  今年的圣诞节,小凯特别触景伤情。当然,礼物不送第二次。

  ──算了,读书吧,情场失意,起码考场要得意……

  小凯如此想,伸手去翻桌上的数学考古题讲义。

  「叩、叩、叩」,一阵敲门声,没打断小凯的动作。

  「谁呀?」小凯翻开讲义,随口问问,反正多半是管理员来收水电费。
  「小凯~是我啦……」

  刹那间,小凯像是触了电,脊椎陡然挺得笔直。

  ──这……这个轻轻的、柔柔的、甜甜的声音,难道是……!

  小凯从椅子上弹跳出来,二话不说,第一时间扯开门。

  「圣诞快乐──!」门口站着一位女孩,柔顺的长发、优雅的笑颜,伴随着悦耳的祝福声,像是从天国传来的圣乐。

  「月……帆?」

  小凯当场傻住,一动也不能动,蠢蠢地吐出女孩的名字。心目中的天使,在他最空虚的时候,奇迹似地出现……而且,如此亲切地笑着问好……

  ──感谢主耶稣!

  在这美好的情境下,小凯感动得只想痛哭流涕,双眼闪耀着光辉。

  「呃,打扰到你了吗?」月帆看到他的呆样,有点困惑,轻轻地询问。
  「啊,不!非!否!没的事!」小凯被此一语惊醒,连忙回神,恭请天使进房。他拉来书桌前的椅子,连声说:「坐、坐!」

  「谢谢~」月帆微笑着坐下,左右顾盼,小小的寝室里,没有第二张椅子。
  她犹豫地说:「,不行,那……你坐哪里啊?」

  「我──?我、我坐床就行了!」小凯关上门,跳过来,一屁股坐在在地板的床垫上。「你怎么会来?太意外了,你居然知道我住这……」

  「嗯,阿诚跟我说的啊。」月帆持续着眩目的微笑,令小凯感到有点头晕。
  ──不行!比被雷打到的机率还小、月帆来我的宿舍……就这样晕倒的话,会遗憾终身的!

  虽然这么想,事实上,小凯当然不会晕倒,他睁大眼睛还来不及。林月帆,高中入学后就憧憬的对象,那秀气的脸蛋,典雅的气息,对小凯来说,是班上多数三八聒噪的女生无可比拟的。

  而今天的月帆,似乎比平常更漂亮。她的长发直直顺顺地披着,少许发丝掠在肩上;黑色的小背心、纯白的衬衫、领口用红色细缎带绑了个蝴蝶结,在文静中又带着几许俏丽。还有,和背心同色的……

  黑色的短裙,真的相当短。虽然今年是暖冬,但是露出一半大腿的裙子,实在太火辣了。小凯一注意到,心里立刻小鹿乱撞起来。

  因为月帆穿着褐色丝袜,小凯无法欣赏大腿的真实色泽。但是那曼妙的曲线,无论如何是藏不住的。而且,小凯坐在地上,视线正好可以窥见月帆的裙底风光。
  在她的双腿之间,阴影的隐蔽下,仿佛可以看见什么……

  在这种情况下,小凯不由得发挥了强大的想像力,满脑遐思之时,牛仔裤的拉炼处慢慢拱了起来。

  「……」不知月帆是否察觉了异状,脸上有点不自在,双腿并了起来,两手放在膝上。这么一来,小凯的眼福也到此结束。

  ──可惜!

  小凯内心大声呼唤。不过,窥见梦中情人的股间阴影,已经让他血脉贲张,有了夕死可矣的感觉。

  「来找我,有什么事?」小凯抬头发言,看着月帆。能够名正言顺地直视月帆的脸蛋,也是珍贵的机会,小凯绝不错失良机。

  「难得圣诞夜嘛,阿诚说,大家聚一聚,要我先到这边来。」月帆说。
  小凯一愣:「聚一聚?那,那就是说,阿诚他也要来?」

  月帆点头说:「是啊。还有,我自己也有件事……」

  话还在半空,房门突然打开,一个身长一百八的卷发男学生,拎着两大袋走进来,不是别人,就是阿诚,身旁还跟着一个短发女生。

  「Hello everybody──Merry Christmas!」
  阿诚一抛袋子,皱眉摆手,作出怪异的表情,高声问候。

  「死阿诚,耍什么洋腔!」小凯笑骂,把袋子拿了过来,说:「靠,来我这里胡闹,不先说一声!不是跟你马子出去跳舞了?」

  「,我可是血性汉子!」阿诚双手叉腰,闭上眼睛得意地笑,说:「像我这么讲义气,怎能抛下朋友一个人享受,留你在水深火热之中!月帆也是,圣诞夜就是要玩!玩它个通宵!耶耶耶,唷唷唷!」说着顺势用力扭扭腰,呜呼一声长叫。

  「干,发疯!」小凯笑着说,猛地想起月帆在旁边,粗话却已出口,不禁七上八下,转了转眼珠,偷看月帆,却见她也跟着笑,才放心下来。

  ──难得月帆来玩,可不能失了形象……形象,形象!

  一年来的绝望深渊中,突然曙光乍现,又燃起了小凯的希望火花。

  阿诚简单介绍了短发女孩,是他追上手三个多月的学妹,叫做巧欣。虽然只有高一,身材却不同凡响,短短的小热裤,把她的屁股包得紧绷绷的,又圆又翘;脱掉外套之后,里面只穿一件细肩带小可爱,完全不是冬天的装扮。很显然,她这打扮本来是要参加舞会,结果被阿诚带了过来。

  四个人就地坐下,围了个圈,月帆、巧欣把阿诚带来的两袋食物饮料一一摆出来。阿诚趁机凑到小凯耳边,以低到不能再低的音量说:「怎样,爽翻了吧?看我多够意思,帮你把月帆都约来了!」

  小凯笑着瞪他一眼,怕自己声音太大,被月帆听见,心里却暗暗觉得奇怪。
  ──这是巧合吗?我喜欢月帆这回事,连阿诚都没说过呀!还是……不知何时被他看出来了?

  无论如何,圣诞夜能和月帆在一起,小凯是彻头彻尾地深感幸福,感动莫名。
  至于作业,当然就此废弃在书桌上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学生聚在一起的游戏,朴克牌绝不可少。四人发起牌来,边吃边喝边玩,没多久气氛玩开,无比热烈,不认识小凯、月帆的巧欣也像是多年好友一样,又叫又笑,气氛越炒越热。

  一玩四个小时过去,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。阿诚带来的零食、啤酒,都已空空如也,没多少空间的寝室里满是零食包装和啤酒罐。一打半的啤酒被阿诚解决了一半,小凯也喝了三罐,月帆喝了一罐,第二罐浅尝辄止,却已经脸带晕红,剩下的都由巧欣负责。

  「阿诚……我好晕哦……我、我去一下厕所……」啤酒虽然不烈,但是巧欣本来就没什么酒量,喝得过量,还是会醉,这时站起来,已经歪歪斜斜、要倒不倒的。

  「我扶你去,小心倒了。」阿诚笑着说,到外套、背包堆里翻了翻,拎了巧欣的外套、背包,外套给她披上,自己背了背包,向小凯说:「女孩子上厕所麻烦,东西我帮她先带着,免得待会儿要东要西的!」

  月帆轻轻微笑,说:「看不出来哦,阿诚还真体贴……」阿诚扬扬鼻子,说:「那可不!我是铁汉柔情……」小凯大笑:「铁你妈啦,要去快去!」不自觉中,粗话还是出了口。

  阿诚、巧欣出去,房里剩下小凯和月帆。两人坐着对看,好像都呆呆的。
  小凯问:「月帆,你这么晚不回女舍,可以吗?」月帆笑着说:「没关系,又离不远。」

  这时的月帆脱了黑背心,一身洁白的衬衫,汗湿处隐隐透出肤色,眼波微颤,脸上酒晕浮动,清秀的气质中添了几分娇艳,更显得迷人了。小凯自认没喝醉,这时却看得像是醉了,全身热烘烘的,只盯着月帆瞧。

  月帆稍微低下了头,细细地说:「对了,小凯,我还没说呢,去年……你的礼物……」

  小凯听到关键字,顿时留上了神,竖起耳朵仔细倾听,心里七上八下。
  不知道是否酒力发作,月帆的脸蛋更加红了些,配上浅浅的微笑,可爱的程度,已经超出小凯平时的幻想,有一股想伸手摸一摸的冲动。不过,小凯还是以惊人的定力压抑了下来,不过小弟弟可就压不住了。

  ──月帆……超级可爱!拜托,阿诚那马子算什么啊!

  小凯自顾自地陶醉,月帆还是说着话:「我……我收到了,可是,觉得太丢脸了,所以……」说着,她轻轻抿嘴,脸上已藏不住害羞的表情,悄悄地说:「我想了很久,不知道怎么办,只好在这一年里,偷偷观察你……」

  「观察我?」小凯愣住了。

  ──天啊,月帆在观察我……难道,她并不是讨厌我,而是在认真考虑着……这,虽然是太认真了,可是……!

  「嗯。」月帆点点头,神态有些羞涩,微笑着说:「然后……我决定了,虽然你表示的很露骨,可是……在我看起来,其实你还是满纯真的……」

  「纯真?这个词……给我用着,是不是有点怪怪的?」小凯搔搔头,神情相当尴尬,心里却雀跃不已。月帆这么说,岂不是对他相当有好感?

  「嗯……都一年了。今年,我也有礼物送你。」月帆斜着头微笑,双掌合了起来。

  「啊,真的?」小凯兴奋得大叫起来。

  「嗯,等一下哦。」月帆斜转身子,去翻身后的背包,要拿礼物。这个动作一出,短裙自然而然地翻起来,半个屁股就这样对着小凯秀出来,两条美腿更是一览无遗。

  小凯吞了吞口水,瞪成了个铜铃大眼,大吃送上门来的冰淇淋。那丰满圆润的香臀,在褐色的丝质下招摇着,粉红色的内裤却尽力想隐藏它的风貌,一小部分卡在月帆的臀缝里──似乎内裤是小号了点,看起来相当紧。但是,这只是更加衬托出圆满的屁股曲线而已。

  不用说,小凯的心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,酒力影响之下,巨大的性冲动自心底源源涌出。他尽量想要克制,但是,面对梦中情人的屁股和美腿,

  小凯的理智崩解得越来越快……

  「咦……奇怪……」月帆翻着背包,忽然发出困惑的声音。

  「怎么了?」小凯强作平静,好奇地问。

  「礼物找不到了,我……我明明有带啊……」月帆着急地乱翻,一边说:「等一下哦,一定有的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找不到礼物?我看是根本没有吧?」小凯凑近月帆身体,故意很不满地说。

  「有啦,真的有啦!」月帆更加急了,突然把整个背包倒过来,课本、文具、钱包都掉了出来,只是看不出有什么像礼物的东西。

  「哦~~哦~~」小凯笑着说:「看来没有耶,怎么办?」他一边调侃,一边欣赏着月帆的窘状,心里的鼓动逐渐不可收拾。

  月帆满脸通红,说:「我……我真的有准备嘛,我做了一整个礼拜……可能忘了带了,我回宿舍看一下。」

  她正要站起来,小凯却按住了她的肩膀,说:「没关系,我找到一个最棒的圣诞礼物了。」

  月帆眨眨眼睛,霎时明白了小凯的意思,羞红着脸,说:「不行,我……我……哪有这样的……」

  在她认真反抗之前,小凯已经忍耐不住,吻了月帆的唇。柔软的唇,湿润的口腔,完全被小凯所占有。

  「唔……」月帆挣扎了一下,小凯也没按牢她,给她溜开了脸。但是,短短几秒的接吻,已经让小凯内心的兴奋彻底爆发,不能就此满足了。

  他抱住了月帆的腰,恳求似地说:「月帆,请当我的圣诞礼物!」

  月帆转过了头,支支吾吾地说:「那……那是……什么意思?」

  「意思就是……我要开包装了。」小凯笑着在她耳边说完,突然去抓她领口的缎带蝴蝶结,用力一拉,解了开来。

  「哇啊──」月帆惊慌地叫了出来,伸手想要推开小凯,但是小凯相当执着,猛力一扑,两人一同倒在床铺上。小凯用力抱住月帆的腰,不断去吻她的香唇,以及那娇嫩的脸蛋。月帆羞得不断摇头,左闪右闪,不给小凯轻易得手。

  小凯索性低下头,把脸往月帆的胸部上擦。

  ──好大、好挺的胸部……

  梦寐以求的美乳,竟然靠在自己的面前,还可以随意磨蹭,小凯亢奋得无以复加,干脆收回双手,直接用身体压着月帆,两手捧住月帆的双峰,就把脸往乳沟里埋。

  「啊……你赖皮!我……我才不送这个礼物……」月帆握起粉拳,往小凯的背上乱敲,力道却一次比一次弱。

  终于,月帆的拳头变成了摊开的手掌,紧紧按着小凯的背,口中的抗议也转化成无奈的娇喘:「啊、哈……小……凯……不要,这……这样太快了……不行……」

  「已经一年了,还算快吗?」小凯笑着反驳,坐了起来,跨在月帆腰际,抢着去解月帆的衬衫。

  月帆闭上眼睛,任他解扣,睫毛却不停战动,极为不安。在小凯拉开衬衫的同时,月帆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一看到衬衫下的胴体,小凯顿时傻眼,喃喃地说:「好……好棒……月帆,你的胸型好美……」月帆羞得伸手去遮,但是小凯马上拨开她的手,顺势拉下她的胸罩,一对美妙的乳房立刻蹦了出来。

  月帆的乳房的确丰满,在高中生而言,算是相当雄伟。大乳房的忌讳是松垮,月帆可没这个缺点,不仅尺寸可观,同时也弹性十足,坚挺高耸,自乳头以下,以漂亮的大圆弧收尾,整个乳房看起来柔嫩无比,却又充满张力。小凯伸手捏了一下,立刻着迷于这充实的触感。

  ──这么棒的胸部,不多捏几下,太可惜了!

  可惜小凯不能多捏,因为他裤裆里的同胞比他更不耐烦。在合身牛仔裤束缚下奋发的小弟弟,是非常难受的。小凯为了争取时效,直接翻起月帆的短裙,一口气拉下了月帆的裤袜和内裤,急速拉下时,还连着几条水丝──月帆的私处,已经满溢着爱液。

  「啊……等一下!」本来已经任他摆布的月帆,突然再次抵挡,急急忙忙地坐了起来,拼命合拢双腿,收手遮掩,说:「我……我还没做好准备……」
  「可是我已经准备好了!」小凯叫着,同时拉下裤子拉炼,跟着内裤一脱,勃起的阴茎直对着月帆股间。

  月帆首次亲眼目睹男性性器,一时张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  小凯趁她呆住,立刻用力压在她身上,紧紧搂住她,说:「月帆,要上罗!」
  「啊、啊……」月帆吓得惊慌失措,不断摇头,却摇得十分无力,只是徒增娇羞姿态。小凯二话不说,向前猛冲,「噗滋」一声,龟头一口插入阴道好几公分。

  「啊、哈、啊、呀……」月帆间断地呻吟,用力抱紧小凯,乳房挤压着他的胸膛,渗出了大量的汗水。小凯插得越里面,月帆的呻吟声越是高亢,也越失神了。

  小凯几乎是半强迫地跟月帆做爱。他死命地插着月帆的嫩穴,享受女体肌肉收缩所带来的快感。别的不说,光是对象为暗恋已久的月帆,就足以让他极乐登天。而月帆的身体,却又着实美妙。

  「太爽了,好棒!月帆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紧……」小凯兴奋地称赞,一边使劲抽送,一边在月帆的娇嫩肌肤上到处抚摸。

  「呃、呃、呜、哈啊……」月帆大口大口地喘气,并夹杂以苦乐参半的呻吟。
  在月帆的呻吟声中,小凯得到了莫大的满足,更加速了他对月帆肉体的侵占。
  短裙在两人的做爱过程中,不断因抽动而翻来翻去,使得下体的交合处时隐时现。小凯抓着月帆的腰,激烈地动作着,像是要把一年来的欲望全部发泄出来。
  不过,小凯毕竟是处男,初次做爱,很快地到达了忍耐的极限,没有多久,便来到了射精关头。

  「月帆,我、我、我好像要射了……」小凯喘着气说。月帆喘得比小凯还要厉害,根本说不出话来回应,只有无意识地摇着头,秘穴的嫩肉却淫荡地用力压缩,引诱小凯的兄弟解放精力。小凯毫不保留,猛烈地射精了。

  完事后,两人躺在床铺上,都是气喘连连。月帆首先回过神来,娇喘着说:「大色狼!」小凯咦了一声,说:「怎么?」月帆红着脸说:「我又没有要跟你……这样……你就硬来。」说话的时候,同时穿回自己的衣服。

  小凯这时酒意也消了不少,回想刚才的情境,也感到几分不是,看着月帆含羞嗔怒的模样,心里过意不去,搔了搔头,说:「好啦,是我不对,不过,那也是因为你……」月帆说:「我怎么样?」

  「你穿那么短的裙子,又……又在我面前露屁股,我怎么受得了?」小凯一摊手,说得很无辜。

  「呃……」月帆别过了脸,羞答答地说:「还不是阿诚……他说这样穿,你会比较积极一点……没想到你这么色。」

  「阿诚?」小凯愣了一下。

  「是啊,他说你……你对我有好感,要我考虑考虑……我、我是也觉得你不错……」月帆悄悄地说:「可是,你后来都没什么行动,阿诚就建议我,趁今天圣诞夜,来确定一下你的意思。」

  「那,结果已经揭晓啦,生米都煮成熟饭了。我也没想到我会这样,你……生气了吗?」小凯尴尬地说着,心里也着实忐忑不安。

  月帆羞涩地微笑着,说:「算了啦,我来之前,也不是没想到会这样,有一点心理准备。去年,你送保险套给我,本来我很生气的,现在想一下……你该不是早有打算,想在这种时候……」

  「啊啊?等一下!」小凯听到了令他错愕的字眼,急忙插嘴:「等一下,我送你的礼物,是一张卡片还有手表呀,你弄错了吧?」

  「嗯?没有呀,我没有收到。」月帆也傻住了。

  「……」小凯一阵愕然,突然「啊」地大叫一声。

  ──难道,是去年我在包装时,把两个盒子弄错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另一栋男宿舍里,阿诚正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闪亮亮的新表,和一个卡片信封。
  「啊哈、啊哈……」巧欣赤裸裸地躺在床上,双腿交叉着,爱液泛滥,满身大汗地喘着气,说着梦呓般的话:「阿诚……你在干嘛?快一点,再来一次……」
  「好啦好啦,等一下。」阿诚把表和信封收在小纸袋里,跟另外一个包装可爱的纸盒放在一起,愉快地吹着口哨,自言自语说:「明天再还他们吧……该感谢我的,Merry Christmas!」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善了个哉的 金币 +15 合格  
评论加载中..